首页 > 图书产品 > 图书详情

思想的温度

阎俊   绘:   译:  

  • 开本:16
  • 页数:222
  • 出版时间:2017-6
  • 书号:9787544475532
  • 定价:37.00
  • 丛书:
  • 品牌:
亚马逊 当当
内容简介
目 录
第一部分思想政治课学习内容的建构
学习者在思想政治学科学习过程中可能获得的知识、方法以及浸濡其中的价值观,既包含着统一的学科课程背景,还应当与哪些因素相联系?
1.1过程与结果的一致性——思想的温度在学科学习的过程中产生
1.2不确定性的寻求——学科学习内容建构的视角
1.3忘掉学科知识,便能留下思想吗?
1.4可生长的学科知识——学科知识的再发现
1.5从整体上把握事物的联系——学科学习内容的单元建构
1.6学习中的思想者:“一带一路”上的跋涉

第二部分尊重“学习者”的主体作用
指向“思想的温度”的思想政治课教学,特别需要关注与学习行为主体相关的哪些因素呢?
2.1学习是一次“冒险”——温度的产生需要“学习者”主动的学习
2.2“红白机”的尴尬——谁在思想政治课上学习?
2.3预习提问——尊重“学习者”的身份
2.4设计思维的路径——理解“学习者”的一种方式
2.5收到假币怎么办——“学习者”塑造的可能
2.6学习中的思想者:谁来负责残币的回收

第三部分“共同体”文化的形成
思想政治课的课堂,能否产生“学习场效应”?怎样的学习文化,才能更有益于创造“思想的温度”呢?
3.1学习需要思想互动——温度在思想传递的过程中变化
3.2对“学习场效应”的期待——思想政治课中的“共同体”文化
3.3从室内交响乐团到爵士乐队——倾听“共同体”的声音
3.4拼图式合作学习的探索——“共同体”的多种可能
3.5学科学习与社会生活——“共同体”文化的宏观视野
3.6学习中的思想者:摩拜?膜拜?

第四部分关注教育伦理的思想政治课学习评价
思想政治课的学习评价特别关注学习者在认知发展过程中能否建构起正确的价值观。指向“思想的温度”的教学实践如何做到呢?
4.1怎样的温度会令人身心愉悦——对学科学习进行评价的意义
4.2指向学习者发展需求的学习评价
4.3谁能参与学习评价——尊重学习者在评价中的作用
4.4意识的能动之美——帮助学习者评估认知学习的进程
4.5社会实践,你准备好了吗——让“评价”引领学习者参与社会生活
4.6学习中的思想者:没有怀疑,就没有相信

尾声“思想”,将把我们带向何方
浏览全部
编辑推荐

“思想”,怎么会有温度

2014年春天,在我所任教的学生即将面临分班的时候,我问他们,在过去两年的政治课中,我们学习了关于经济学、政治学的一些常识,也对政府网站建设、房地产市场调控、公民的政治参与等社会热点问题进行了探究。那么,高中政治课给你们留下哪些有意义的印象呢?能不能用一句话、一个短语来概括呢?

在我提出问题的第二天,政治课代表很认真地告诉我,同学们认为最有意思的一个短语是“思想的温度”。

思想的温度?这个短语在我的“词库”中从来没有出现过。“思想”怎么会有“温度”?恐怕也只有现在的90后才能创造出这样“玄”和“炫”的词语。于是,我找到最初提出这个词语的学生,一个被同学们亲切地称为“好奇宝宝”的男生。我问他,这个词语是什么意思?“思想”,怎么会有“温度”?

在“好奇宝宝”给我的邮件中,他在开头部分这样写道:

思想的温度,大概就是说,我们的政治课堂应该成为大家倾尽所有来表达的场合。我们在课堂上的讨论发言无须顾虑,不设边界,直抒胸臆。比如有一次,我们在课堂上学习政府职能问题时(具体的场景已经回忆不起),我提出政府不该管这么多,管得太多会在根本上限制公民的自由。那时我正在看《常识》梁文道.常识[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里面提出“最小政府”的观点。我受其影响,所以在课上提出这一看法。当时阎老师给我的评价在我心中激起一片涟漪,毕竟平日的思考被稳稳接住了——有人理解你正在思索的问题。

在这封信里,我看到的首先是作为“结果”的思想——“好奇宝宝”在课堂上提出了“最小政府”的观点。作为“结果”的思想,它大概指向的是学习者认识发展可能到达的一种新的状态,这一“结果”在课堂上常常表现为学习者在对问题进行反复思索的基础上提出的一个个全“新”的观点或假设。然而,在学习的过程中,“思想”一词在作为“结果”出现的同时,也包含了“过程”——例如在信中,“好奇宝宝”表明了读《常识》是他建立起“最小政府”观点的来源,他在独立思索之后,在课堂上亮出了这个观点,是希望得到回应,让自己的“思想”得到检查和验证。正是因为这是一个“新”的观点,所以它很有可能得不到认同,有时甚至不被注意,而使它的提出者感受不到基于人与人的交流互动而产生的“温度”……

“好奇宝宝”用他经历的这一段思想政治课课堂学习过程来告诉我什么是“思想的温度”,什么样的课堂是他理想中的政治课堂。同时,他描述的课堂场景也在非常直白地告诉我,一位真诚的思想政治学科学习者对这门课程有哪些期望。

首先,“思想的温度”是对哪些学习内容应该并可以被纳入高中政治课堂学习内容的思考。“好奇宝宝”信中提及的“政府职能”是思想政治学科重要的学习内容。他所提及的教学片段出现在高二年级政治常识的学习过程中。我们的政府,作为党领导下的人民的政府,坚持依法行政,在努力建设人们满意的服务政府的过程中,把“职能科学、结构优化、廉洁高效、人民满意”作为深化行政体制改革、加强政府自身建设的核心目标,其中特别强调了要加强政府公共服务的职能,特别是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强化政府经济调控与市场监管,以促进社会资源的优化配置,创造良好的市场环境。这部分内容的学习,也是对“如何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让市场在资源配置的过程中发挥决定性作用”的这一经济常识学习内容的继续与深化。“好奇宝宝”们有经济学的学习基础,因此对政府职能这一学习内容并不陌生,更希望在学习过程中对教材的理论阐述部分进行联系实际的思考,因此,才会有“最小政府”观点的出现,也才会在课堂讨论的过程中,吸引了不少发言的同学,不断地运用他们的知识储备,使讨论更加充分和全面——这一过程,是学生自主地拓展学科学习内容的过程,也是学科理性价值的体现。

其次,在“思想的温度”产生的过程中,也可以看到学习者因为其主体地位得到重视,而在学习过程中愿意“直抒胸臆”,充分发挥其自身主体性作用。“政治课堂应该成为大家倾尽所有来表达的场合”——这句话说出了学习者对思想政治课程的一种认识——作为一门哲学社会科学,思想政治课程具有独特的育人价值,在促进学习者交流的过程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同时,这样的认识也表达出对“教师一言堂”的婉拒。在90后、00后的世界中,“思想”更重要的是指在学习中获得思索与思考的机会,是让人欣喜,让人痴狂,也会让人为之痛苦的自主地进行“思”与“想”的过程。这是因为“教育不能复制学生于毕业后所需的经验,它应当使学生自己致力于培养思维的正确性,作为达到实际的智慧即理智的行为的一种手段”赫钦斯.普通教育[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1:206207.。学习者主体性作用在思想政治课堂上的受尊重和被激发,从本质上来说,是与思想政治课程育人价值目标的实现相一致的。思想政治课的课堂从实现其自身价值的角度来说,也需要发挥其对学习者思想观念和行为的引导作用,在真实的情境中,引导学习者依据学科知识发现问题,分析与解决问题,在培养正确思维方法的同时,提升学习者的道德品质,使之感悟、认同并愿意主动地、逐步地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要求。这一学习过程显然是需要学习者主动参与的。缺少学习者主动参与的课堂,也就意味着学习者在学习过程中缺乏深度的思维活动,自然很难真正产生“思想的温度”。 
因此,也就不难理解能够产生“思想的温度”的政治课堂,还应该是一个能够满足学习者共鸣需要、互动渴望的课堂,是能够为实现学习者有效互动创设良好的人际交往环境的课堂。在“思想的温度”产生的过程中,显然需要“知音”的慰藉,但有时也可能需要“对立面”的冲击,“政治课堂应该成为大家倾尽所有来表达的场合”,无须顾虑,不设边界……这样的课堂,其本身也是一种学习文化的表现。从教育的功能来看,如何更好地帮助和促进人的社会化是教育的应有之义。思想政治学科一直将学生参与社会生活的实践能力作为学科关键能力,其意义之一,就是通过课程帮助学生作为个体的人逐步适应社会发展的要求,理解并认同社会规范,主动学习并积极参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成为一名合格的社会成员。这样的学科育人愿景,离不开对个体与社会之间“互动”的关注、分析与探究,而思想政治课堂就需要为这种“互动”营造氛围与环境,或者说,思想政治学科的课堂学习文化是我们实现课程育人价值追求不可忽视的因素。它提醒我们,良好的、充分的人际互动在教学中的重要作用,对实现学习者全面、持续发展的重要作用。在学科学习文化的关照下,课堂作为创造“思想的温度”的存在,也就超越了它的空间意义。

最后,“思想的温度”需要的是一种能够对学习者的学习行为产生有效、积极影响的“评价”。思想政治学科作为一门显性德育学科,其评价体系本身就特别关注学习者在情感、态度和价值观方面的表现,以更好地实现学习者知、情、行的统一。在追求“思想的温度”的课堂上更是如此。正如“好奇宝宝”在信中所提,“当时阎老师给我的评价在我心中激起一片涟漪,毕竟平日的思考被稳稳接住了——有人理解你正在思索的问题”。这里的“理解”,意味着教师对学习者的尊重,也意味着对学习者思考行为的鼓励。这也同时告诉我,学习者在学习过程中,需要的是一种能够达成不同的学习主体之间相互理解的评价,它需要在彰显学科理性价值的同时顾及学习者的情感体验,以促进知识的内化,使评价本身成为学习者进一步发展的契机。因此,指向“思想的温度”的思想政治课教学评价,应是一种关照生命和谐发展的评价。

在为“好奇宝宝”的来信感动的同时,我也在反思自己的课堂,是不是曾经忽视过“思想的温度”?

老师们一定留意到这样一个怪现象:随着学段的升高,学生们在学习过程中举手回答问题的频率却在降低。甚至有时候,老师们需要在集中精力授课之余,还需要火眼金睛地兼顾与处理学生上课说题外话、睡觉、做作业等与学习无关的行为的问题。这样的学习过程是让人厌烦的,是感受不到“思想的温度”的。它曾经引起这样一些反思:难道我们的学生年龄越大就越没有礼貌、不守纪律吗?难道我们的学生知识越丰富、思考力就越下降吗?所幸,失却“思想的温度”的学习过程的出现和存在,也已经引起了老师们的关注。有经验的思想政治课教师群体为提升学生学习的质量而制定了非常朴实的行动目标,例如提高“教室里的抬头率”,尊重“学生的学习起点”,提高“教学信度”,等等。这样的课堂教学价值追求,无疑是将学生的发展需求放在第一位的。

“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怠。”“好奇宝宝”邮件中描述的,是对“思想的温度”的期盼,也是对关照人的发展的思想政治课学习的一种真诚的期盼,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代高中生在思想政治学科领域内学习的需求,促使我对自己的教学进行了反思——所谓“思想的温度”,大概可以这样解读:思想政治课堂是产生思想的课堂,是学习者通过联系实际的学习,感悟学科知识的价值,产生有温度的思想的课堂;思想政治课堂是传递思想的课堂,是学习者通过合作探究,让有温度的思想互相传递的课堂;思想政治课堂是思想升华的课堂,是学习者通过不断地评估学习主体思想的价值,让思想持续升温,形成坚定的理想信念的课堂。正因为如此,思想政治课离不开思想的温度,也始终追逐着思想的温度。由此,让我们一起来关注学习者的诉说,思考他们为什么渴望“思想的温度”,而我们,怎样可以做得更好,以帮助“思想”产生令人愉悦的“温度”!


浏览全部
前 言
浏览全部
作者简介

精彩书摘

学习者在学校里能够学到什么?在网络信息时代,学习者为什么还要进入学校的课堂学习思想政治学科的知识?不是可以坐在家里,依赖一根网线就可以完成学习任务吗?

对于这样的问题,有人会说,需要有人给他划出知识的重点、要点,在课堂里进行比自己读要有效率的多。因此,我们也会看到有些课堂是老师读重点,学生划重点;还有些课堂,老师把重点、要点打在PPT上,学生进行抄写;更有些老师在教完毕业班这个特殊的学段之后会感叹:我竟不知道该怎么教书了。

于是,我们又会看到一种走向另一个方向的课堂:学生们都动起来了,几乎每节政治课都在热切地讨论一些社会热点问题,还有一些角色扮演、模拟体验活动等。还有人举例说,在PISA测试中一直表现优秀的芬兰已经要取消学科课程了,那些学科知识和学生的未来没有多少关系,政治学科的学习就应该走向社会大课堂,用社会实践的学时来代替思想政治课的课时。

这样的说法让我想起了在芬兰培训时遇到的PASI老师。他说:“芬兰现行的教学大纲中没有知识目标,却注重知识的形成过程和方法,注重培养学生的情感态度与价值观。”那么,如他所说的,要注重的目标如何实现呢?芬兰教授TIINA给出了这样的解释:“为什么要学习某一课程?这是孩子们在学习的过程中最常思考的一个问题。如果学生明白一门课程和他的生活有很大的关联,他就会对课程本身产生浓厚的兴趣,并主动投入到课程学习之中。”

这样的教育理念,让我们中国老师在听课的时候常常觉得不太习惯,感觉不到一堂课的教学要具体落实在哪些“点”上——因为我们好像太熟悉“知识点”这样的提法,一旦没有“点”可循,就会觉得教学没有抓手,没有落到实处。在芬兰,尤其是低年级学段,老师们常常把学生在实际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变成学习的主题,组织课程学习,进而再根据课程学习过程展开的需要,进行跨学科备课与组织教学。这样的课程教学组织与实施过程是非常个性化的,同一学段的课程教学内容不仅在不同学校之间有差异,即便是同一所学校,不同教师任教的班级之间也会有差异。但其共性也很突出,整个教学实施与推进在我们看来非常“缓慢”——教师在进行教学设计时,非常注重对学习兴趣的引导、对学习过程的展开,因此会设计很多环节训练学习者的相关技能、帮助学习者理解解决问题过程中运用到的相应的学科知识,体验解决问题过程中的情绪变化等。在此过程中,生活中的问题是学习者的学习进行的背景、平台,支撑着学习者在探究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构建知识,进而获得某些学科能力的发展与提高,以及对特定的价值观念的认同。也是在这样的目标上,个性化的学习过程最终能够达成同一学段课程教学要求的统一。

这样的教育理念,让我看到了芬兰的“政治课”是这样进行的:当学习哲学知识“实践”时,学生们以人类书写工具的变化为线索,排演了一场戏剧。在不同的戏剧场景中,学习者可以体验是什么推动了人类书写工具的变化,以及人类书写工具的变化又会对人类社会带来哪些广泛的影响。在此过程中,学生是编剧,也是演员,同时还要通过书面的形式记录自己在“学习—演出”过程中的感受……

这样的芬兰课堂还包括:课堂里撑着画板散落着画笔,所有的学生都在埋头绘画,我以为这是一节美术课,但是翻看学生手中的教材,才发现这是一节历史课。他们正在学习史前人类的知识。学生们的画作是在表达自己对史前人类体貌特征的联想。当然,他们可以查阅史料图册,也可以非常直观地根据自己——现代人的特点来想象。我在这个课堂上遇到了一位中国孩子,他告诉我,这样的历史课让他感觉人类非常伟大。在芬兰,我还看到过学生在体育馆里奔跑着上数学课,在操场上一边跳绳一边上英语课,等等。几乎所有的学科,都愿意将自己的课程学习过程打开,与生活相融合,与学习者的个人经验与经历相融合,重新建构起学科的学习内容。

那么,在这样的课堂上,学习者究竟在学什么?很显然,学习者不仅仅是在学习某个知识点,而是在经历着人的素养的养成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学习者要学习的内容是需要教师在课程标准的指引下,在教材原有的学习内容基础之上的具体建构。学习者在思想政治学科学习过程中可能获得的知识、方法以及浸濡其中的价值观,既有统一的学科课程背景,也应当是与个人成长发展的情境条件相联系。而这些,不也正是我们自己所珍视的吗?它意味着我们在建构学科学习内容的过程中,需要关注哪些要素呢?

浏览全部
精彩书摘
书 评

相关推荐

  • 中学政治课教学内容的创生与设计研究

    中学政治课教学内容的创生与设计研究

  • 学做课例研究:一个小学科学教研员的笔记

    学做课例研究:一个小学科学教研员的笔记

  • 重塑自信:PISA视域下职校生素养的国际比较与测量

    重塑自信:PISA视域下职校生素养的国际比较与测量

  • 中国智慧

    中国智慧

  • 积极社会心态:理论与实证

    积极社会心态:理论与实证

友情链接: 易文网  

联系我们 images/jiantou.png

版权所有:上海教育出版社有限公司

网站备案号 沪ICP备17045211号

 扫码关注微信

images/QR_cod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