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产品 > 图书详情

浸润于新鲜体验之中——初中文言文“陌生化”教学实践与探索

殷秀德   绘:   译:  

  • 开本:16
  • 页数:234
  • 出版时间:2017-1
  • 书号:9787544473798
  • 定价:36.00
  • 丛书:
  • 品牌:
内容简介
目 录
第一章初中文言文教学的现实考察
第一节初中文言文教学的现状
一、学习目的分歧较大
二、教学内容受制于中考
三、课堂教学文史分离
四、学习方式单一
第二节初中文言文教学的期待
一、从熟悉走向陌生
二、从静态走向动态
三、从分割走向融合

第二章初中文言文“陌生化”教学追求
第一节“陌生化”教学的缘起
一、满足文言文课程目标达成的需要
二、满足文言文学习目的达成的需要
三、满足文言文教学内容完善的需要
四、满足文言文教学方式创新的需要
第二节“陌生化”教学的内涵
一、尊重文言习性与文本特征
二、尊重学生的文言学习心理
第三节“陌生化”教学的特征
一、言文并重
二、文史结合
三、以学定教
第四节“陌生化”教学的原则
一、教学目的:面向现在与未来
二、教学内容:言文合一
三、教学策略:新鲜合理
四、学习过程:启发合作
第五节“陌生化”教学的评价
一、课堂教学评价“以学与文化为本”
二、学业评价期待改善
第六节“陌生化”教学的实施前提
一、需要对文本的个性进行准确定位
二、教师学养是保证

第三章初中文言文“陌生化”教学实践探索
一、见微知著,感悟文言“腔调”
——《爱莲说》教学
二、“回归”对话情境,“陌生”激发兴趣
——《〈论语〉八则》教学
三、绘制作者心电图
——《记承天夜游》教学
四、从断句进入文本
——《陈太丘与友期》教学
五、让学生来质疑
——《螳螂捕蝉》教学
六、真问题,真对话
——《小石潭记》教学
七、我们一起来翻译
——《周处》教学
八、在比较中鉴别
——《张释之执法》教学
九、古为今用
——《陋室铭》教学

参考文献


浏览全部
编辑推荐

谭轶斌


1988年,第一届诺贝尔奖获得者国际大会在巴黎召开,参会者宣布的结论之一是:如果人类要在21世纪生存下去,就必须回首25个世纪以前,去汲取孔子的智慧。然而在21世纪的今天,不少语文教师对文言文教学敬而远之,很多中学生对文言文学习惧而远之。假如没有考试压力,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典或许被束之高阁,或许成为残羹冷炙。

文言文学习的动力,只能来自质量监控?文言文学习,只能是一种学会但情感受到伤害的“创伤学习”?教师真的无法远离“粗暴”的翻译和串讲?学生真的无法产生文言文学习的内在动力和学习归属感?

殷秀德老师在本书中给出了充满正能量的回答。


在殷老师看来,中学文言文教学一方面是要引导学生从文本中了解并传承先人的思想精华,另一方面是要从文本中感受和欣赏古代语言文化。只关注学习结果,并不能满足学生的成长。学生在学习过程中敬畏传统文化,愿意合作与探究,形成自己的感受与理解,拥有情感和创见,令思维力提升,令想象力飞扬,是极其重要的。只有“过程”与“结果”并重的学习,才是今天文言文教学的追求。

文言文毕竟离学生们很远。现代汉语与古代汉语之间有距离,今人与古人之间有距离,历史生活与当代世界之间有距离。如何使距离产生美?


以审美的心态学习文言文,积累“美”,发现“美”,从学习中得到乐趣,培养良好习惯,提升语文素养,这是殷老师的美丽梦想。初中文言文“学什么”以及“接受了什么内容”固然重要,但“怎么学,如何进行言语实践”以及“培养了什么能力”则更重要,这是殷老师的教学立场。
当然,光有梦想和立场是不够的。学生文言文学习的起点和终点在哪里?如何设计文言文学习活动?如何让学生拥有属于自己的学习过程?如何给学生更多时空参与言语实践?如何了解学生的认知障碍,激发认知冲突?如何让文言文教学体现“言文并重”“言文融合”的特点?如何摆脱习以为常的惯性教学策略?这一连串的问题,始终萦绕在殷老师的脑海中。

就在寝食难安、茶饭不香之时,爱因斯坦对相对论的巧妙解释让殷老师豁然开朗。“如果将你的手放在发烫的火炉上,那么两秒钟好似一小时;如果你和你所爱的人在一起,那么一小时感觉就像两秒钟。”当把艰深的、生僻的、有距离的内容,或转化为隐喻,或转化为类比,或转化为故事,或转化为线条等各种各样新鲜之物时,艰深的便成了浅显的,生僻的便成了熟悉的,有距离的便成了近在咫尺的。

抛弃以往文言文教学中习惯性的“串讲”,采用新鲜的教学策略,给学生带来新奇的学习体验,使学生从对文言文学习的漠然或麻木状态中惊醒过来,感奋起来,从而提升兴趣,获得成就。殷老师将之冠名为“陌生化”教学。

“陌生化”教学,是为了更好地亲近。

学习《记承天夜游》,殷老师让学生绘制作者心理曲线图。同学们要完成“心电图”,就要理解作者的情感变化;要理解作者的情感变化,就必须仔细研读文章。这样的活动设计将学生卷入学习之中,同学们从“简单学习”走向了“深度学习”。

在《爱莲说》课始,殷老师抛出的问题是:“作者将莲花当作男性来写,还是当作女性来写?”就像往平静的湖面扔了一粒石子,同学们的思维在笑声中像涟漪般扩散。课堂充满了趣味,富有温度,令人愉悦,但又时时充满了挑战。

语录体的《〈论语〉八则》,在殷老师手下竟然成了“答题闯关”的素材,题目由易而难,层层充满障碍。同学们在完成不同要求的组句之时,不断从已知走向未知,既没有耽误对词义和文意的理解,又没有耽误对圣贤智慧的感悟。这正应了一个道理,“学习就像船和锚”,每一个新信息都会与先期知识相互联结。课堂上需要的,便是这样有意义的联结。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读完不到百字的《王顾左右而言他》,同学们深感不解:作为君王,不是想干嘛就干嘛吗?为什么还要“顾左右而言他”?面对如此可贵的学习好奇心,殷老师兴奋不已。他给出了“齐宣王为何不争辩,为何不承认,为何没有做出极端行为”等一串进阶式的问题,鼓励学生独立思考、合作探究。

针对《小石潭记》“景在明处,情在深处”的特点,殷老师以对“冽”与“洌”的争论作为教学突破口。这一支情绪兴奋剂,唤醒了同学们的学习活力。在这样的“以言带文”中,同学们逐步悟出了清幽风景背后的贬谪之情。

面对教材中只选取了“少孺子”话语的《螳螂捕蝉》,殷老师“挑逗”学生来发问。在安全的、有支持性的学习氛围中,同学们的大脑细胞一直处于生长模式。“为什么是‘后’而不是‘傍’?为什么选择螳螂、蝉和黄雀,而不是其他动物?”高质量的问题,在很大程度上造就了学生的学习动机,也引发了高水平的思考。

“断句”是文言文传统学习的重要方式,在学习《陈太丘与友期》等文章时,殷老师请学生进行断句标点。同学们在断句标点中梳理文脉、感知文意,这是对“文”的关照,更是对“言”的关照,是文言语感形成的好方法。关键是这种回到文言文原初状态的活动设计,成了学习的“发动机”,同学们不时感受到,成功就在拐角处。

“陌生化”教学,令“教”堂变为了“学”堂。

“陌生化”,并非殷老师的首创,它最早是由俄国形式主义评论家什克洛夫斯基提出的文学理论。“那种被称为艺术的东西的存在,正是为了唤回人对生活的感受,使人感受到事物,使石头更成其为石头。艺术的目的是使你对事物的感觉如同你所见的视像那样,而不是如同你所认知的那样。”

使石头更成其为石头,让“文言文”更成其为“文言文”,殷老师是这样主张的,更是这样实践的。


殷老师并不是某校天天站在三尺讲台前的语文老师,作为区教研员的他,总是寻找一切机会“下水”沉潜。扎根现实土壤,绽放梦想之花,殷老师的理念在一堂堂朴素实在的课中落地生根。

每一次,无论是在大陆还是台湾,只要一上完课,殷老师就会斩获很多粉丝。不长的几年工夫,他在《中学语文教学》《语文学习》《中学语文教学参考》《语文教学通讯》等语文刊物上发表了十多篇文言文教学论文,有3篇被人大复印报刊资料《初中语文教与学》全文转载。

殷老师在发给我的邮件中写道:“写书确实锻炼人,将自己以前思考与实践的内容慢慢聚拢,不知不觉,会思考一些新问题,越来越感觉到文言文教学需要大家的深入研究与探讨。”“整整五年时间,完成这本书,算是五年基地学习的作业,权作毕业论文。”其实,殷老师的实践探索也为我们名师培养基地的文言文教学课题研究,带来了思想的龙卷风。

任何一种思想的背后,都离不开“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的努力,殷老师也不例外。因为思想不是梦想,思想不是幻想,思想不是空想,它来自于真实的课堂实践,来自于对问题的严格审视,来自于对教学的忠诚与明敏之心。

“陌生化”教学,不是概念而是行动。


浏览全部
前 言
浏览全部
作者简介

精彩书摘

文言文是中华民族智慧、文化与伟大精神的展现。学习文言文,有助于中学生了解古代文化,继承文化遗产,激发爱国主义精神,增强民族自豪感,陶冶道德情操。因此,文言文教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中国文言文教学的历史源远流长,古代的语文教育是汇经、史、哲于一体,熔社会科学、自然科学于一炉,集伦理道德、文化知识甚至自然常识等教育于一身的“大语文”教育体系,都是以传统的古代书面语——文言文为载体。

具有现代意义的文言文教学始于20世纪初“中国现代史以1840年鸦片战争为序幕;中国现代文学史以1919年五四新文化运动为发端;中国现代语文教育史当以1904年语文教育独立设科而掀开扉页”。到1936年,“语体文与文言文并选,语体文递减,文言文递增。各学年分量约为七与三,六与四,五与五之比例”。直到新中国成立前,初中文言文分量基本维持这个比例。高中阶段,文言文一直是重头,但也有少量白话文。而当时解放区的初高中都是白话文占绝对优势的。新中国成立后,小学不学文言文,中学文言文所占课文比例总体维持在三分之一左右。

尽管文言文教学历史悠久,但课堂教学的现状却不尽人意。1904年《奏定高等小学堂章程》规定:“凡讲经者先明章旨,次择文义”,“凡教授之法,以讲解为最要,讲解明则领悟易”。1929年《初级中学国文暂行课程标准》指出:“课室讲解,只需略述课文的背景及大意,重在引起自习的动机,作扼要的,有趣味的介绍和问答,不逐字逐句的讲解。”“每授一文,须就文中选取可借文法或修辞法说明之点,详为指示。”在“作文练习”一项中有个“翻译”,“翻文言文为语体文,或翻古诗歌为语体散文或语体诗歌”。以上所论文言文教法有三方面的倾向:“底层缺失文言语感,顶层缺失文言美感,中间缺理解性思辨。”

直到今天,文言文的课堂教学改善依然不大。教学基本模式还是老师逐字逐句串讲,“字字落实,句句清楚”,加上一点古汉语知识的介绍;学生则忙于记词义、记译文。考试也主要考词义和翻译,文言文事实上已经不再是饱含思想情感的“文”,即便是千古传诵的名篇佳作,一到课堂上,都只是一组组按刻板的语法规则组合起来的实词和虚词而已,再也激不起丝毫情感的微澜。文言文课堂教学对师生双方来说,都成了一件最索然无味,但为了应考又不得不忍受的苦事。

总结下来,初中文言文教学现状有以下特征:

对“学习目的”的认识不清晰,且没有形成较统一的认识;“教学内容”基本以考试的导向与要求为主,以字词解释与句子翻译为重;“文史分离”,割裂了文学与历史之间的联系;教学方式多以教师的串讲为主,学习方式则多是记忆、背诵、默写等。

回顾历史上的文言文教学片段,“汉儒指导生徒读经,包括以下几方面的工作:(1)断句,分辨出:一篇有几章,一章有几句,一句有几处停顿。(2)正音正读。(3)解释词语。(4)解释全句、句群或全章的意义。(5)指出正文的语法修辞特点,介绍与正文有关的文化背景知识”。再回顾今天的文言文课堂教学,2000多年过去了,我们的文言文课堂教学不仅止步不前,还少了学习文言文最重要的步骤——断句。

文言文教学现状的不尽人意也与初中文言文教学研究的“荒漠化”有关。

1. 基本没有关于“初中文言文教学研究”的论著。相比较作文、现代文、古诗词教学研究来说,文言文的研究内容少得“可怜”,无论是论文的数量还是专著,都无法与其他几类作品的教学研究相提并论。

2. 仅有的一些论述也是以“中学”的范畴出现。文言文一些教学研究大多不分“初中”与“高中”,多以“中学”涵盖,这其中又多侧重于高中,甚至包括一些语文大家、名家的论述也是如此。所以,相比较而言,初中的文言文教学研究少之又少。

3. 初中的文言文教学研究多侧重于“教”,少研究“学生的成长”。初中文言文教学受制于目前的教育环境,尤其是考试制度,对如何提高学生应试成绩方面的研究较多,而较少关注初中文言文教学对学生成长的重要性。

4. 受制于教师的文言文阅读水平,缺少阅读文言文原著的能力,较多研究是散点式的,与高校的古代文化、古代文学、文史等研究没有对接。这样就导致中国传统的文论始终没有转化为教学论,丰富的文论积累对中国传统的语文教育没有产生积极的影响。或者说,“足以达成目标的语文知识很可能目前还没有,或者语文课程与教学没有获取相应的语文知识而使目标的实现成为不太可能”。
在这样的现状下,加强初中文言文教学的实践与研究成为必要。

本章节主要从“学习目的”“教学内容”“教学方式”“学习方式”等角度讨论目前初中文言文教学现状所存在的主要弊端。

浏览全部
精彩书摘
书 评

相关推荐

  • 晚安,我的星星

    晚安,我的星星

  • 牵牛花儿童读本 动物故事日记

    牵牛花儿童读本 动物故事日记

  • 杨雨说词(套装共4册)

    杨雨说词(套装共4册)

  • 大哉言数:王元科普著作选集

    大哉言数:王元科普著作选集

  • 施绍莘散曲注解

    施绍莘散曲注解

友情链接: 易文网  

联系我们 images/jiantou.png

版权所有:上海教育出版社有限公司

网站备案号 沪ICP备17045211号

 扫码关注微信

images/QR_cod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