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产品 > 图书详情

博学笃志 切问近思

方鸿辉 陈建新   绘:   译:  

  • 开本:16
  • 页数:365
  • 出版时间:2016-5
  • 书号:9787544468510
  • 定价:96.00
  • 丛书:
  • 品牌:
亚马逊
内容简介

杨福家在英国诺丁汉大学当了12年校长,在中国又创办了第一所中外合作的大学——宁波诺丁汉大学,成功的实践、创新的理念,对当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具有极大的指导意义。本书所收录的34篇文章,都是具有极大教育、指导意义的。

目 录

博学笃志 切问近思(代序)

博学编

知识经济

博雅教育

量子百年话创新

诺贝尔奖百年是年轻人的创业史

科学与文史

大学的使命与文化内涵

国民素质是世博会最大的展品

笃志编

中国,是我心中的世界开始的地方

对你的生活,什么样的报酬更好

中国的氢弹发展何以如此之快

上海光源是怎么成功的

大师与英才成长

先生远去 缅怀长存

谈老风范

进复旦50

切问编

哥本哈根精神

自主创新的关键

创新需要怎样的好环境

质疑——培育杰出人才的关键

美国大学何以领先世界

对中国高教发展的困惑

近思编

大学的根本在于育人

大楼、大师与大爱

对教育改革,必须有更大的作为

教育均衡发展与行行出状元

中外职业教育观之差异

笃行编

六年一瞬间

杨福家在上海原子核研究所

我如何当上英国诺丁汉大学校长

做一场博雅教育的实验

悄然变革的中国第一所中外合作大学

杨福家校长——中国知识分子的骄傲

三十年(1978—2008)十件大事

杨福家的科学与教育人生(代后记)

浏览全部
编辑推荐

浏览全部
前 言

学笃志 切问近思

《论语·子张》中,子夏曰:“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 仁在其中矣。”我的理解是:广学而厚识之,且能坚守自己的志向。贴切地问己所未悟之事,恳切地思己所不解之事,仁德就在其中了。两千多年前,古人对学问之道已有如此精辟之见地,不能不令我们叹服。

有一百多年历史的复旦大学以“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 作为校训,体现了创校者的人文精神和文化积淀,是有远见卓识的。校训是对历代所有教职工与学生该怎样做人做事做学问的规范和训诫。

在步入人生八十之际,不由得会回首往事。

转眼间,我作为一名复旦人也有六十多个年头了,无论是求学、执教、科研期间,还是当校长从事教育管理期间,时时处处都以“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来指导并检视自己的思考与行为。由方鸿辉、陈建新选编的这部书稿就是对我这几十年科学思考与学校管理工作的一次梳理。全书选文34 篇,分五编,分别是博学编、笃志编、切问编、近思编与笃行编。

应该说,是历史也是机遇,将我从一名大学教师和科研工作者,推上了科研与教育的管理工作岗位。回想起来,我参与学校管理工作始于1960 年,当时复旦大学领导(校长陈望道,党委书记杨西光、王零)破天荒地任命了一批年轻的副系主任,我当时才毕业两年,24 岁就被任命为新建立的原子核科学系的副系主任。“文革”结束后成为系主任。这是当时复旦领导给年轻人创造的机会,我是战战兢兢地以“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仁在其中矣”来警示自己的(参见本书末由作家王耀成写的《杨福家的科学与教育人生》一文的部分内容及《进复旦50 年》等篇)。1978 年升为副教授,1980 年升为教授。从1980 年至1990 年是我教学、科研双丰收的十年。1991 年被评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现改称“院士”)。

我真正参与科研管理工作是1987 年,在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周光召先生的邀请下,从1987 年至2001 年兼任中科院第二大所、有1200 多人的上海原子核研究所(现名“应用物理研究所”)所长(参见本书《杨福家在上海原子核研究所》篇)。在此期间,在谢希德先生的建议和推荐下,我在1991 年担任复旦大学副校长,并从1993 年起担任复旦大学校长直至1999 年(参见本书《先生远去 缅怀长存》《六年一瞬间》等篇)。从此,“校长”这一称呼与我结了缘。身在校长位,仍心系科研与教学,并一直没有间断过我的科研生涯,只是思考的时空更宽广了,人文情怀更深厚了,诸如能适时地传播“知识经济”与全社会都要有“创新思维”的理念(参见本书《知识经济》《量子百年话创新》等篇)。

在辞去复旦校长一职后,我曾与一批复旦教师在江苏省有关领导的鼓励下到江阴创办培尔学院(民办大学),也担任校长。但后来发现,该校投资者违规又拒不改正,无奈之际,从复旦来的所有系主任就与我一起退出。最后,该校以失败告终。这一苦恼的经历,加上对国际一流民办大学的了解,让我明白了真正成功的、一流民办大学的办学之要素,实为“切问而近思”之成果。

在处于人生低潮的时候,“笃志”使然,我的报国之心反而更切,国家大好形势给了我好机遇,香港大学与诺丁汉大学相继向我伸出了诚邀之手。1999 3 月,香港大学授予我名誉科学博士学位,并聘我为校长特别顾问。1999 7 月,英国诺丁汉大学授予我名誉科学博士学位,并在一年后邀请我担任该校的校长(Chancellor,亦译“校监”)。应该说,这是国家改革开放后的大好形势给我创设的机会。从此,我大踏步地登上了国际教育舞台。这也给我提供了一个不断学习和践行“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的平台。连续担任四届共12 年英国诺丁汉大学校长的经历和不断考察国际一流大学的实践,作为“博学”“切问” 与“近思”的结果,使我对教育有了更多更深的体会和认识,也形成了我的见解(参见本书的《中国,是我心中的世界开始的地方》《博雅教育》《大楼、大师与大爱》《大学的根本在于育人》《我如何当上英国诺丁汉大学校长》等篇)。

有了在国外兼职十余年的经历,在教育走向国际化的大趋势下,“笃志”的我,想得最多的还是自己的祖国——在国外见识越广,体会越深,就越感到我国教育存在的不少弊端。怎么办呢? 靠写文章、作演讲、向中央领导反映,还是不够的,需要的是行动!于是,便催生了“引进国际优质资源,做一块教育改革样板” 的念头。在英国诺丁汉大学先进国际化教育理念的驱使下,又有幸获得了浙江省、宁波市、万里教育集团的超前思路和大力支持, 在神州大地孕育了第一所中外合作大学——宁波诺丁汉大学。如今已有12 年了,这场博雅教育的试验初有收获,可谓桃李已芬芳(参见本书《做一场博雅教育的实验》《悄然变革的中国第一所中外合作大学》等篇)。

“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学要博,志要笃,问要切, 思要近。李政道先生解读出这两句话中的第二个字——“学”与“问”的奥义。学问,就是要问问题,而不是答问题,旨在有学有问,光学不问顶多成为一架有双脚的活动书橱,光问不学只能是胡思乱想。古人说的“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指的也就是这个意思。该做一位有独立思想的读书人。博学者,广学而厚识之,使不忘。切问者,非泛问之谓也。近思者,思己历却未能及之事。若泛问所未学,脱离现实之思,则于所习者不精,所思者不解。仁者之性纯笃,今学者能笃志又近思,故曰仁在其中矣。

可见,博学笃志与切问近思,不光是做学问者之基本素养, 也是每个欲成功者必备之素养。当前的“双创”,其前提也该是博学、切问、近思,方能笃志,也才有创新之本钱。前方的路正长,我们仍需共同努力。

为了有助于读者理解国内外崭新的科学与教育理念,更加深刻地理解我国技术创新与教育改革的迫切性,以提高学习他人成功经验的自觉性,在本书选文时,也适当加入了一些媒体朋友们采写的文字和图片,在此对这些朋友的辛勤劳动表示衷心感谢。也对本书的选编者方鸿辉、陈建新以及上海教育出版社的鼎力支持,一并致谢。

浏览全部
作者简介

精彩书摘

浏览全部
精彩书摘
书 评

相关推荐

  • 甲子缘——徐汇区上海幼儿园2009-2018年成果汇编

    甲子缘——徐汇区上海幼儿园2009-2018年成果汇编

  • 中学政治课教学内容的创生与设计研究

    中学政治课教学内容的创生与设计研究

  • 学做课例研究:一个小学科学教研员的笔记

    学做课例研究:一个小学科学教研员的笔记

  • 重塑自信:PISA视域下职校生素养的国际比较与测量

    重塑自信:PISA视域下职校生素养的国际比较与测量

  • 中国智慧

    中国智慧

友情链接: 易文网  

联系我们 images/jiantou.png

版权所有:上海教育出版社有限公司

网站备案号 沪ICP备17045211号

 扫码关注微信

images/QR_cod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