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产品 > 图书详情

现代杂文的思想批判

余党绪   绘:   译:  

  • 开本:32
  • 页数:362
  • 出版时间:2015-1
  • 书号:9787544458993
  • 定价:28.00
  • 丛书:
  • 品牌:
京东 亚马逊 当当
内容简介

当代杂文的文化批判,是为中学生经典阅读读本,旨在培养中学生理性精神和思辨能力,分古典诗歌、经典名著、当代时文、现代杂文四册,使学生在文学、文化、思想等方面得到拓展和提升。由著名语文教师余党绪组织编写。

目 录

序一于漪

序二孙绍振

前言余党绪

第一章独立人格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王小波

灯下漫笔鲁迅

人人皆可为国王梁衡

麻雀方刚

还我头来陈虞孙

二狗哲学鄢烈山

帮闲文学与帮忙文学王元化

鼓掌的历史邵燕祥

第二章自由思想

春末闲谈鲁迅

危险思想与言论自由李大钊

谈独立思考茅盾

让思想燃烧林贤治

所谓“借古讽今”——《皇后之死第三集》序柏杨

“精神保姆”陈四益

早叫的公鸡朱健国

“语录”考王春瑜

而今何处觅怪杰周彪

从高考作文看“代圣人立言”的传统十年砍柴

第三章公民意识

美国《公民读本》的第一课:“你”林达

为国家带好一个小公民张丽钧

随感录三十八(节选)鲁迅

切不可巴望“好皇帝”邵燕祥

华表的沧桑牧惠

坐着的权利狄马

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龙应台

公民埃米莉与总统约翰逊徐迅雷

话说“野心家”刘兴雨

口中剿匪记丰子恺

第四章理性精神

随感录四十八鲁迅

谁是中国最可怜的人刘再复

“头朝下”漫议王蒙

荒谬的苦难哲学(节选)狄马

这个时代的集体病症梁文道

富人区冯骥才

理性精神的缺失,比想象力的匮乏更糟糕余党绪

第五章质疑能力

多数与少数陈源

“老爷”说的准没错叶圣陶

我看国学王小波

范仲淹的光环苏中杰

动物是人的什么?王乾荣

“康乾盛世”何足道王贵成

谁是英雄丁辉

塞翁失马是福还是祸陈仓

第六章悲悯情怀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江艺平

《卖火柴的小女孩》是写给谁们看的梁晓声

中国人为什么不去奥斯维辛张鸣

告别英雄王跃文

隋炀帝之功业刘洪波

谁为王氏穿衣李未熟

我们的孩子如何长大薛涌

生命教育不是简单的“你死我活”王学进

第七章回到常识

回到“常识”钱理群

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鲁迅

差不多先生传胡适

1958年的中国麻雀沙叶新

似是而非的观念(之二)朱铁志

关于礼仪之邦之瞒和骗田中禾

说“忍”陈子展

骗子得手靠傻子陈仓

第八章坚守良知

当今中国最缺的是什么许家祥

我时常想起鲁迅、胡适、钱穆朱学勤

对人类社会公理的敬畏赵鑫珊

人,不能和野兽一样吴非

况钟的笔巴人

珍惜愤怒毕淑敏

有所畏惧郭庆晨

谏屈原书杨国胜

患者吴良知先生的就诊报告苏中杰

“禽兽、畜牲,你好冤枉!”吴祖光

第九章拒绝遗忘

德国人的“绊脚石心态”沈栖

拒绝遗忘王正儒

奥斯维辛之后的写作单世联

随感录三十五鲁迅

漫谈皇帝季羡林

历史题该怎么考张寿卿

可怕的曾国藩流沙河

第十章审美人生

活着有没有意思王雷

饥饿与尊严莫言

上下身周作人

我爱喝稀粥王蒙

慢下来朱铁志

这个时代还需要神话吗迟子建

幽默的境界余光中

说不尽的狗——祝狗年凯旋孙绍振

教养的证据毕淑敏

巴黎墓地书熊培云

后记:让思想摇撼心灵

 

浏览全部
编辑推荐

浏览全部
前 言

思辨性阅读:一种阅读改进的尝试

余党绪

我的判断:阅读现状堪忧

量少,质次,结构不合理,效益也有限,这是我对当下中学生阅读现状的评价。令人悲观的阅读现状从根基上妨碍了学生语文素养的提高。

“量”的问题众所周知,自不必说。关键是这有限的“量”,其“质”也不能让人信服。首先,课文在长度、容量和难度上缺乏“梯度”。文章的优劣,自然不能以长短来论;但一篇一两千字的文章,不管怎样花团锦簇,承载的内容总是有限的。随着学生认知水准与阅读能力的提升,他们热爱新知,渴望挑战,渴求突破。遗憾的是,在阅读教学中,低水平重复的多,老生常谈的多,内容肤浅的多,课文多是些一眼即可洞穿的文章。在语文学习中,有些重复和反复是必要的,有价值的,但低水平的反复只能加重学生的厌倦和厌恶。有一篇被删除的课文叫《挪树》,作者说他以前相信“树挪死,人挪活”,通过一次“挪树”事件,终于明白了“树挪了也能活”的道理。将这样的文章放在高中教材,是不是不太尊重学生?这样的文章恐怕更适合让初中的孩子来读。

不同的文章,阅读的心境不同,对阅读素养的要求也不同。读物的容量小,思想浅薄,时间久了,学生自然心生居高临下之感。这种“君临式”的阅读,容易养成随意、散漫和浮躁的阅读心理,也即是人们常说的“浅阅读”。当然,容量超越了学生的认知水平和阅读能力,又会挫伤学生阅读的热情和兴趣。但是,目前的主要危险还是来自“浅阅读”。当下盛行的网络阅读,在阅读方式上主要是浏览、跳读、略读,在内容上则趋于平面化、娱乐化、简单化;而现行的阅读检测,也存在将文本碎片化、简单化和教条化的倾向。若教材选文的容量和难度再不能激发学生细读与探究的欲望,必然会助长这种“浅阅读”的习气。

相反,如果读物的内容保持恰当的新鲜感与挑战性,保持略高于学生水准的长度和容量,则需要学生精神集中,摒除杂念,思维清晰,思路明晰,前后关联,排除干扰,且需要有一定的人生体验、背景知识和逻辑素养。这一点恰恰是目前的阅读教学中最稀缺的。遗憾的是,上海高中语文教材还是短文和浅文的一统江山。课改初期曾经选了一些稍长稍难的文章,如《中国科学技术史序言》(李约瑟)、《寒风吹彻》(刘亮程)、《你为什么感到愉快》(朱光潜)等,让人眼睛一亮,后来又都不约而同地消失了。

学生读长文的机会不多,读经典名著的机会更少。限于教材的篇幅,即便读,也多是“节选”,接触的是名著的片段,算是蜻蜓点水,浮光掠影,浅尝辄止。像沈从文的《边城》、卡夫卡的《变形记》、梭罗的《瓦尔登湖》、鲁迅的《阿Q正传》等,都以“节选”的形式出现在教材中。这自有其价值。但名著的价值,离不开它的全息性和生命整体性。读片段,或许就破坏了这种完整性,就像欣赏美人,只能看到她最漂亮的鼻子或脖子,却看不到她的全身,总有遗珠之憾。其实,窥一斑而知全豹,见一叶而知秋,既要短平快,又要高效益,至少在艺术欣赏方面难以做到两全其美。

量不足,质不高,结构比例也不合理。比如感性文与理性文的比例问题,就值得商榷。高中阶段是人的价值观、思维方式和人格形成的关键时期。从认知方式和思维特点看,高中阶段是理性精神与批判性思维、逻辑判断力与抽象思维形成的关键时期。在我看来,这方面的强调还远远不够,与人们对“想象力”的鼓吹比较一下,就不难明白。有人将牛顿发现万有引力归功于他的“想象力”,却没想到,倘若牛顿没有良好的科学素养,没有科学的思维方式,再多的苹果砸在他头上,也还是催生不了“万有引力”的灵感。其实,理性精神与想象力一样重要。孤零零地强调想象力的培养,反而会妨害我们去做一些更为基础性、也更有价值的工作,比如培养学生的独立人格、批判精神和怀疑意识。想象力主要是一种天赋和潜能,更需要的是保护、鼓励和开发;与此相对,理性精神则只能通过后天的教育才能拥有,只有严密的课程设计和教学安排才能保障它的生长与发育。单从目前的课文构成看,论理性的、思辨性的、批判性的理性文,数量偏少,编排上也缺乏合理设计。考虑到学生精神与文化成长的实际,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这中间的比例偏向呢?

量少,质次,结构偏,有效的阅读方法也有限,因此,效率和效果都有待提高。

一种探索:思辨性阅读

基于上述判断,十年来,我一直指导学生开展“思辨性阅读”,既拓展,又深化,弥补阅读在量、质和结构上的遗憾。我觉得,高中阶段的阅读,无论在内容上,还是在态度上,都应该以理性的、批判性的“思辨性阅读”为主体。从实践看,强调阅读的思辨性与批判性倾向,也确实能够唤醒和激发学生沉睡的阅读兴趣与欲望,对于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有着显而易见的功效。

我的“思辨性阅读”实践,主要考虑三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在内容选择上,我偏向于理性化阅读。

近十年来,我一直在学生中开展杂文阅读与“万字时文”阅读,一个重要的考虑,就是其内容的理性化与思辨性。现代杂文的特点,在于它独立自由的精神姿态以及批判性的思维方式。若无此两点,杂文就不能自成一“体”,鲁迅等杂文家也就失去了独立存在的价值。要养成独立自主的思想习惯和多元、理性的思维方式,读杂文,算是一条有效的途径。我的杂文阅读,立足于态度与观点的冲击,多以主题为单元展开。而主题的确立,我也是根据当代中学生应该具备的基本理念来确立的,比如独立人格、理性精神、质疑能力、悲悯情怀、尊重常识,等等。这些理念的形成,不独于他的成长大有益处,对他的阅读与写作,也是大有裨益的。

另一个较有成效的探索,是我钟爱的“万字时文”阅读,我也称之为“极限式阅读”。“万字”这个词,主要是强调读物在长度、容量和难度上的挑战性,同时也暗示了其在内容建构上的理性化与思辨性。一般说来,长文的展开,依凭的是知识与视野,依靠的是逻辑与思辨,总体上倾向于理性化和思辨性。多年实践下来,在选文上,除了必不可少的可读性,我秉持三个标准:一是思想理念上,要略高于学生;二是文化视野上,要略宽于学生;三是在写作艺术上,要优于学生。形象的概括,就是要接近学生阅读水准的“极限”。比如《真正的鲁迅是沉默的》(钱理群)、《司马迁,关于生与死的话题》(骆玉明)、《未经省察的人生没有价值》(周国平)、《白修德与40年代中原大饥荒》(雷颐),就比较合乎这三个标准。那些华而不实、空洞无物的文章,一概不选;晦涩、玄虚的文章,不选;与学生的认知水准距离太远的,不选;伪抒情、伪情调、伪崇高,不选。作为一个每天都在与学生打交道的教师,做出这个判断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十多年下来,我发现,学生感兴趣的,多是以文化眼光观照人物、历史、思想、典籍等内容的思辨性的文章。

我的想法,就是要改变那种低水平的简单重复的阅读现状,逼使学生不得不以“仰望”的姿态来阅读,以探究的心态来阅读。而且,理性化的内容,也给了他们依靠知识考辨与逻辑推断就能自我确认的探究对象。这样的阅读,更能培养多数学生的自我力量感。

二是在阅读态度上,强调批判性阅读。

我们的学生缺乏批判精神,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批判”这个词在很多时候被误读了,甚至被妖魔化了。其实,从阅读角度看,所谓“批判”,不过就是边阅读边评断,边理解边质疑,边沉浸边反省。说到底,就是一种独立的阅读姿态。批判性阅读,强调的就是阅读者独立的姿态、质疑的眼光和思辨的过程。

阅读时的从众心态与膜拜心理,在经典阅读中表现最显著。像《水浒传》这样的著作,它张扬疾恶如仇、扶弱济困的侠义与忠义精神,很可贵;但刺眼的,是那喷薄欲出的匪气、杀气、暴戾气与血腥气,这些东西对年轻的读者肯定是有腐蚀作用的,对法治社会的建设也是弊大于利。鲁迅站在民族精神重塑的角度批判“水浒气”,是很深刻的。

这就需要我们有批判的阅读态度。不是跪着读,而是站着读。

读圣贤书,还是为了做当代人;读前人的书,归根到底是为了更好地生活。阅读的价值,在于它有益于当下的生活,有益于鲜活的生命,有益于我们的文化成长和人格发育。这样的阅读,必然是以我为主,与自我的人生思考相结合,与自我的生命选择相结合,在阅读中对话,在阅读中思考。

我希望我的学生能够认真读上三五本经典。不是猎奇,不是浏览,不是为了找点谈资,不是为了简单的为写作寻找素材,而是沉浸式阅读,代入式阅读。我将名著的阅读定位在“人生智慧的理性反思”上。好的经典一定是人生的教科书,它所呈现的生命形式与人生内容,正是我们体悟生命、省察人生的“镜子”。

三是阅读过程的思辨性。

阅读是一个过程。我相信,阅读的人生价值和语文价值,更多来源于对“过程”的自我管理。从我的教学实践看,那些注重过程、注重过程中的思辨与探究的学生,往往收获更丰。

在学习中,我主张阅读、思考与写作三位一体。比如在名著阅读中,我注重读写结合。比如我的《俄狄浦斯王》教学。用半个学期完成,课内与课外相结合,自学与教学相结合,读与写相结合。我将“读写结合”分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主要是为了更好的理解作品。比如写《俄狄浦斯王》的故事梗概;以不同的叙述角度讲故事,比如分别以俄狄浦斯、王后的口吻叙述这个故事,或者从戏剧观众的角度讲述这个故事……这个过程就是为了让学生细读文本,理清人物关系和故事线索,更准确地把握作品的内容与内涵。温儒敏先生建议考查学生对名著中的细节的了解,我很赞成。有没有读原著,看看他知不知道这些细节,就明白了。有了了解,才能达成理解。

读名著是为了什么呢?当然不能仅仅停留在讲讲这个离奇的故事,说说这个剧本的优点。归根到底,读经典是为了引导学生思考人生,思考社会,思考文化,反思自我。《俄狄浦斯王》关注的是“命运”问题,又涉及真相、担当、选择、忏悔、悲剧等命题,它的思考穿越古今,是讨论和思考“命运”等问题的最佳“资源”。根据这个理解,我给学生提供一些与命运、真相、责任等相关的作文命题,让学生用《俄狄浦斯王》为“资源”写作文,这个过程既是对原著的反刍与整合,又是对文化的理解与思辨,对自我的反思和创造。

我的做法很俗,带有强烈的“训练”色彩和功利追求。但若以功利的手段促成了名著阅读的“非功利”目的,让学生在功利的阅读中产生了兴趣,体验到了趣味,岂不是两全其美?读,还是不读,这才摆在师生面前的关键问题。

需要强调的是,名著是思想的“资源”,是文化的“资源”,是写作的“资源”,而非简单的“素材”。网络上有个笑话:鲁迅先生用心血创作《阿Q正传》,你却用它来做阅读题。经典沦为素材,尖锐地显示了教育的势利化与庸俗化。现在流行万能宝典、写作秘籍、素材大全之类,其实多是些拼凑而成的名人轶事、典故新闻。学生既不了解事件的真相,更不可能去了解事件的背景,只能在似是而非的引用中,哗众取宠,投机取巧。此风断不可长,这样的东西泛滥,只能说明写作教学的堕落。

将名著作为“资源”,首先是要尊重名著的精神价值和文化内涵,它是思想的火石,对话的伙伴,探索的对象。而对它的使用,则是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再如我和同事们开展的“万字时文”综述的写作,目的也是为了让学生在大量的阅读之后,能够将这些宝贵的资源进行分类与分析,抽象与综合,整合与表达,这个过程必然导向逻辑与思辨。这个过程既是一个文化整合的过程,也是一个思想整合的过程;既是一个文字整合的过程,是一个思维整合的过程。这对于习惯了浅阅读和信息筛选式阅读的学生来说,是一个难得的阅读体验和表达体验。习惯了读短文、写短文的学生,往往会心生畏惧;但实践下来,大多数学生都能完成,而且不乏创意和创造,而表现出的奇思妙想和写作水准,也让人称叹。这种“极限式的写作”,对于高中生来说,真是一种难得的写作体验。

“思辨性阅读”,是理性的阅读,是对话式的阅读,是批判性的阅读。当然,它也是一种建构性的阅读,有助于学生的精神成长、文化发育以及他们的语言建构。

基于这些考虑,我很乐意推广“思辨性阅读”这个阅读理念。"

浏览全部
作者简介

余党绪,上海市语文特级教师。参与多部教材编写工作。潜心探索以“批判性思维”为核心的思辨性阅读与“基于公民表达的写作教学”。迄今发表散文、随笔、论文、杂文百多万字。出版《人文探究》《议论文写作新战略》《公民表达与写作教学》等著作,主编和参编教育读物与文化读物多部。

精彩书摘

浏览全部
精彩书摘
书 评

相关推荐

  • 小妖的四个故事

    小妖的四个故事

  • 一个小小小小的角落

    一个小小小小的角落

  • 写在金色树叶上的信

    写在金色树叶上的信

  • 爱看书的猫

    爱看书的猫

  • 项目·绩效·成长

    项目·绩效·成长

友情链接: 易文网  

联系我们 images/jiantou.png

版权所有:上海教育出版社有限公司

网站备案号 沪ICP备17045211号

 扫码关注微信

images/QR_code.png